動物溝通就是直覺感知

我一直很想好好解釋清楚什麼是動物溝通,但我想經過今天高雄的簽書分享會,我終於整理出一套清楚的邏輯思緒跟你們分享。

我定義動物溝通為『直覺感知』的本能。
這也是為什麼,有授課的動物溝通老師都強調:『動物溝通是人人與生俱來的本能,人人可以學習。』

因為人本來就有直覺。
例如知道電話響是誰打來、知道背後有人在看自己、知道現在回家的人是誰。

或是有看過料理東西軍嗎?
裡面的職人專家可以憑著直覺,知道憑藉當天空氣濕度溫度,調整菌菇室的狀態。
或是廚師可以憑著直覺,知道灑多少鹽、何時開烤箱,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怎麼系統化一身本領傳授徒弟,但他們就是知道怎麼料理。

動物溝通也是類似的直覺感應。


但說到直覺,也許我們該先來定義一下直覺。

直覺(英語:Intuition),又稱為直觀,通常被描述為,一種不用經過太多思考過程,很快就能出現的直接想法、感覺、信念或者偏好。
當我們有某種信仰,但是不確知它的原因時,通常會將它歸於是一種直覺。認知科學認為這是因為生存的演化壓力而產生的人類心智能力,讓人類可以快速做出判斷,採取行動,它通常與右腦連結在一起。﹍取自維基百科

現在我們知道什麼是直覺,也知道直覺是一種幾乎不經思考的即刻性反應。

我們更知道直覺帶來的優點,它往往讓我們趨吉避凶,或是某些個人專業天賦,你就是比別人容易知道怎麼做最好。

但相對來說直覺有兩個很大的弱勢。

一. 直覺不被大眾接受
直覺是一種很玄的東西無影又無形~(哼唱)
一直以來我們被教育:
直覺是不能被相信的,科學才是。
直覺是不能被相信的,數據才是。
直覺是不能被相信的,理論才是。
直覺是不能被相信的,實驗才是。

長久以來我們相信:右腦的直覺是未經理性思考驗證的產物,他不代表什麼也不應該成為決定行動的依據。
所以我們會很自然地忽略直覺,以及不信任直覺,或是乾脆,不讓自己有直覺。(相信我,我們內心都曾有現在好像應該OOO,但隨即又被理性的衡量考慮壓下)

二. 直覺容易被主觀意識干擾
長期以來動物溝通師有很多負面新聞。
例如狗很安靜、記者騙溝通師他很愛叫。
例如貓很貪吃,記者騙溝通師他厭食。

然後溝通師不準,就說溝通師是神棍靈媒騙子。

但動物溝通師販賣的是什麼?販賣的是透過訓練(什麼訓練我們後面提),比一般人靈敏的直覺第六感。
因為照護人相信動物溝通,所以帶著毛小孩來尋求協助,藉助溝通師的直覺尋找出路。

可是如果先一步,引導溝通師的思考,那溝通就會跟著思考方向走。

為了避免這樣的謬誤,我會做兩個關卡柵門預防。

第一, 除了照片與動物名字,其他都不需要知道。
因為除了照片與名字以外,其他的資訊都可能主觀引導動物溝通直覺感知。
例如 王小明領養一隻流浪狗來福
這句話其實就可以推敲出很多東西

來福身體不好,尤其是皮膚。(大部分流浪狗都這樣囉)
來福吃東西很快。(流浪狗通症)
來福沒有安全感,人離開身邊就會不安 (終於有人疼愛怕失去)
或是相反
來福很不親近人,很怕生,要花很多時間才能信任人 (以前與人類有不好經驗)
來福怕人手舉高,即使要摸頭也怕是要被打 (被打過)
來福睡覺是蜷曲睡姿或是睡覺警戒心很高很容易醒。(流浪狗都很戒慎恐懼的生活)

然後王小明可能是個體貼能夠承擔責任現階段生活不虞匱乏,也許怕寂寞或是剛與女友分手所以領養一隻狗。

所以為了避免直覺感知被過多資訊騷擾引導,溝通前只需要知道照片跟名字。
這是第一道防護柵門。

第二, 生活細節的身份確認。
一定會在溝通前,先用直覺感知,溝通出許多動物的生活細節與照護人驗證。
個性、與照護人相處細節、家庭格局、最近吃什麼、和家中其他人其他動物的互動。
這些都對應無誤,再往下讓照護人發問。
這是第二道防護柵門。

但是,如果照護人持續刻意給錯誤資訊,那就像拿錯的電話號碼撥號、拿錯的身份證字號查信用卡資訊。

開頭錯就全錯。
因為直覺容易跟著主觀走。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溝通師會被記者挖坑跳的原因,因為直覺被錯誤資訊引領牽著走。

我們回來說,動物溝通如果是訓練一種直覺感知本能,那要怎麼訓練?
我的理解是條條大道通羅馬。

對於能量氣場感應強烈的人,可能會訴諸天地能量、水晶、塔羅牌卡等方式強化直覺。
傾向理性邏輯思考的人,可能會訴諸跟腦波符合的音樂,讓心靈平靜穩定,增加直覺敏銳。

動物溝通沒有很神奇,他不是觀落陰也不是通靈更不是邀請動物鬼上身。

他只是我們遺忘已久的一種直覺感知本能,一種與外界溝通的管道,只是我們現在重新拾起。

重新信任。

附註一
以上所有言論謹代表我個人立場,我個人對動物溝通的理解、經驗,所歸納出的想法,不代表所有動物溝通師立場、言論,以及想法。

附註二
動物溝通還是一個太新的領域,太多不了解跟需要探索,我自己也在實驗學習,我隨時在犯錯,也隨時在更新自己的資訊與認知。
如果我的一言一行可以拓展你對這個世界多一點的認識,都很榮幸。
但我不一定是對的,我很有可能且極有可能是錯的。
因為相對於廣大天地,我懂得實在太少。

延伸閱讀﹍商業週刊:開發直覺力

1 則留言: